凹凸丝瓜视频app下载

王老汉今天特别高兴,他世代猎户出身,因此没有住在镇上,而是住在永乐镇东南方山林中的一间草庐内,方便他平时上山打猎。

今日一早,却来了位富家公子哥,一进门就往桌上扔了一个布袋,说要买下他这间草庐,王老汉上去将布袋打开,乖乖不得了,白花花的好几锭银子,晃得他眼睛都睁不开了。

这所草庐虽然是他祖辈传下来的,但到了他这一代,已经十分破旧了,要不是想着方便上山打猎,他也不想一人住在这里。

现在有了这白花花的银子,后半辈子至少衣食无忧了,还去打什么猎。王老汉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而且态度十分热情,将屋内大半家具都留了下来。。只是收拾了些细软,就拿上银子屁颠屁颠的走了。

…………

赵国崇文,各地均设有科举,永乐镇也不例外。此处三面环山,风景绝佳,虽然地处偏僻,却丝毫不影响一些才子来此聚集,时间一长,倒成了一些落魄文人吟诗作对的地方。

太平居,便是镇上一处专为才子开放的雅地。

传说太平居的主人,原先也是一个落魄文人,屡试不中,哪知人到中年时来运转,竟然考得解元,后又被当朝一个五品大臣的千金看中,从此鱼跃龙门,入朝为官。

他衣锦还乡的时候,一时兴起,便出资建了这太平居,专为文人骚客品茶论诗。

此刻太平居中。 。临街的一个长亭内,或坐或站着几个书生,在此品茶论诗。其中一个青色儒衣的书生正摇头晃脑的吟道:

“朝卧山中看青烟,晚归竹间窥落日。青鸟来去蹉跎志,何当直冲九重霄!”

“哈哈,孔兄好诗!”

唯美雪纺裙少女花丛中沉醉

众书生拍手笑道。其中一人又道:“科举昏暗,考官无眼,我等虽放浪形骸于这山水之间,心中实有凌云之志。就不知哪天可以如孔兄诗中所言,一鸣冲天,直上九霄啊!”

那姓孔的书生目光瞧来,笑道:“孙兄大才,屈居于这山野之地,早晚必然可以入朝为官,到时候还请孙兄勿忘我等。”

“哈哈。竹林剑隐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一定一定!”

这时又有一人道:“孔兄诗是好诗,只是在下觉得有一处稍有不妥。”

“哦?愿闻其详。”

那人接着说道:“晚归竹间窥落日,这‘窥’之一字,私以为难登大雅,不合我等身份,不若改成‘品’字,晚归竹间品落日,孔兄以为如何?”

“哈哈,周兄才思敏捷,果真乃我赵国奇才,孔某佩服。”

周姓书生闻言心中暗暗得意,表面上仍是客气道:“哪里哪里,周某才疏学浅,方才不过狗尾续貂,画蛇添足,孔兄才是当之无愧的赵国文魁!”

这几人于长亭之中,各种互相吹捧,心情都是大好,颇有种飘飘诗仙,举世无双的感觉。哪知这时候亭外却传来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道:…,

“古道长亭,猪狗齐鸣。猪言大才,狗曰诗仙。”

众人转头朝街上看去,只见石街之上,正有一匹高头大马,蹄声达达,逶逶而来。

马上面坐着个白衣公子,相貌俊秀,气质不凡。此刻正轻摇折扇,一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

而马前还有一个灰衣小厮,左手提着一柄繁花宝剑,右手牵着马绳,正在前面领路。

众书生强行按下心中怒火,其中一人冷笑道:“兄台高谈阔论,想来必有高见,何不入亭一叙,互印胸中所学。”

白衣公子笑道:“既然兄台诚心相邀,我也不便推辞了,虽说高论谈不上,指点一下诸位还是可以的。”

说着翻身下马,走入亭中。那小厮在路旁栓了马匹。。也紧跟其后。

二人一进亭中,众书生眼睛都在他们身上打量。那小厮倒还好,只是那白衣公子虽然面容俊秀,但是肤色却白的不像话,而且声音清脆悦耳,没有半点阳刚之气。

其中一个中年书生打了个哈哈道:

“兄台真乃奇人也,何必舞文弄墨,去专心寻一知府千金,做那上门快婿岂不美哉?”他暗讽白衣公子男生女相,是小白脸一流。在场众人那还不知,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白衣公子没有说话,他身前的小厮扫了这中年书生一眼,见他额骨突出,眼眶深陷。不由得笑道:“这位兄台却是生得奇相,在下心中惊佩,倒是有诗一首。 。赠与阁下。”

“哦?”那人奇道:“你这小厮也懂诗词?姑且念来听听。”

只见那小厮摇头晃脑道:

“未出堂前三五步,额头先到画堂前;几回拭泪深难到,留得汪汪两道泉!”

这几句暗讽他额突眼陷,实在贴切至极。

“你!”

中年书生一时气结,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这时白衣公子在石椅中坐下,向着众人一拱手道:

“原以为在座诸位虽然才疏学浅,但到底也是读书之人,没想到竟做这等以貌取人,鼠目寸光之事,真是让人失望至极,失望至极啊…….”说着大摇其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在场的书生俱是脸色一黑。竹林剑隐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其中一人道:“兄台牙尖嘴利,就不知腹中学问几何?今日大家雅聚于此,不如来场斗诗会,以验真才实学?”

白衣公子折扇轻摇,笑道:“不是我胡吹大气,就你们这点学问,还不配与我斗诗。不过今日既然来了,也不能扫了诸位雅兴,这样吧,就由我这书童替我与诸位切磋一二吧。”

“书童?”之前那人怒道:“兄台看不起我等?”

白衣公子横了他一眼道:“怎么?你们莫非怕了我家的小小书童了?”

在场之人被他一激,纷纷叫道:

“比就比,还怕了他不成!”

“就是!给他点颜色瞧瞧。”

“不知天高地厚,今日就先斗他这小厮,再斗本尊,叫他输得心服口服!”…,

那孔姓书生抬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咳嗽一声说道:“这第一阵就由孙兄先来吧。”

“那孙某就先献丑了,”孙姓书生闻言说道:“听好了小子,这第一阵就以‘山’为题。”

书童点头道:“可以!”接着右手一伸,作了个“请”的手势道:

“便请孙兄献丑吧!”

这“献丑”二字一般都是用于自谦,这书童居然请别人“献丑”。孙姓书生气得两眼一瞪,心道:“等会要你好瞧。”

他心中这样想着,开始背着双手在亭中踱步,良久后吟道:

“南山青峰绝人间,可扫白云炼金丹!”

“秒啊!”

周围众书生不禁拍手赞道。其中一人更是摇头晃脑道:“永乐南山。。高耸入云,人迹罕至,的确非人间景色,住在那山顶的当然只有仙家,也只有仙家才可做这扫云炼丹之事了!哈哈!”

众人自以为胜券在握,有人取笑道:“小书童何曾见过这阵仗,兴许也就会写几个大字罢了,要他对出这下两句诗,恐怕得想个十年,哈哈!”

“十年倒也不必,十息即可!”那书童双手背在身后,两眼一翻道:

“崇丘蝶影天上花,自照明月舞剑仙!”

此诗一出,大厅之中霎时鸦雀无声,只因书童的这两句诗词和之前孙姓书生所出的前两句,无论是意境还是文采,都完美相融,甚至还隐隐高出一筹。

要知孙姓书生是出题之人。 。做出前两句都是千难万难,这小子几息之内竟然马上对出后两句,若不是此刻阵营敌对,倒要叫人拍案叫绝的。

不过那白衣公子听到书童所作诗词,不知为何脸上居然升起一抹红晕,一双大眼也不自觉的瞥向亭外。

就在亭内书生面面相觑的时候,先前那周姓书生冷哼一声,开口道:

“狐狸得志便猖狂,书童可笑卖疯癫!”

众人听后又都精神一振,笑道:“周兄诚不欺我也,哈哈哈!小小书童,可笑可笑!”

那书童听后也不作恼,只淡淡笑道:

“穷酸作腐意难抒,秀才自欺互相吹!”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哪还不知他暗讽亭内书生空有大志。竹林剑隐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其实毫无真才实学,不过在此互相吹捧聊以**而已。

周姓书生脸上一黑,怒道:“你个小厮乱吠什么?”说着卷起袖子,作势就要上前打人的样子。

可那书童毫无惧色,将手中刻着繁花的宝剑在空中扬了扬,周姓书生立刻胆气一泄,讪讪缩回脖子。他本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方才不过一时上头,此刻看到书童手中居然握有“凶器”,立马便做了缩头之龟。

之后众书生轮流上阵,均是对诗对不过,骂人也骂不过,打又不敢打,直把这书童恨得牙咬咬。

忽听亭外一人高叫道:“冯大学士到了!”

众人眼睛一亮,仿佛盼来了救世主,纷纷让开一条路。只见一个宽袍大袖的男子阔步而来,这人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仪表堂堂。…,

他一进长亭,便有书生冲他说道:“冯大学士您可算来了,此人牙尖嘴利,胡说八道,在这里实在是有辱斯文,还请冯大学士为我们做主啊。”

“哦?”那冯姓学士却不理他,只是眯眼瞧着那白衣公子,片刻后说道:“两位胸怀大才,怎得来这太平居也不通知冯某一声,失了礼数,还请两位见谅。”

白衣公子一摆手道:“我们也是随意闲逛,兴之所至,才与各位切磋一二的,既然扰了大家雅兴,这便告辞吧!”

冯姓学士挽留道:“两位何不来内院小坐片刻,尝尝我这上好的云雾茶,也好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啊。”

此时那书童接口道:“谢过冯大学士了,我家公子还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的,还请见谅。”

“这样啊……”

冯姓学士点点头,也不再挽留,而是双手背在身后,两眼微眯的看着那白衣公子离去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白衣公子和其书童,自然便是男扮女装后的唐蝶仙与梁言二人了,只是不知为何,唐蝶仙此时颈脖之上,并没有带着那貔貅吊坠,身上修为气息一览无余。

若是有修真人士在场,必能认出其练气五层的修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