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更加懂你app改名了吗

眼看着苟浩源这么能喝的酒神都被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叶谦给放倒了,吴东文想想都感觉头皮子一阵麻,心中一个劲的叫骂道:这个叫叶谦的货简直太能装了,尼玛,刚刚还说自己不会喝酒,这眼不眨一下四五斤酒下肚了,还好像个没事人一样。天』籁小说『.『23txt.真是活见鬼了。

见自己的计划落空,吴东文脸上立刻挂不住了,一边直用脚踹出溜到桌子下面的苟浩源,另一边则是暗中观察着薛凝霜的反应。公子哥嘛,总是要面子的,自己当着薛凝霜的面丢了这么大一个人,就生怕薛凝霜会看不起自己。

当然了,薛凝霜也不搭理吴东文,吴东文到底丢不丢人其实根薛凝霜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只不过是吴东文自作多情而已。

放倒了苟浩源,叶谦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端着酒杯就朝吴东文过来。

“来来来,吴同学,我也敬你一杯,刚刚只顾着和苟同学喝了,冷落了你,别见怪,别见怪啊!”

看着面前自己面前满满一杯白酒,吴东文想死的心都有了。虽然苟浩源称呼吴东文一声文哥,但要论起酒量来,吴东文是无论如何也比不过苟浩源的。

不过现在吴东文自己是骑虎难下啊,自己约的酒,自己不喝完,那多没面子啊!

硬着头皮,吴东文端起酒杯,不过那酒杯在吴东文的嘴边打转了半响,吴东文楞是没下口。

叶谦见吴东文这模样,故作大度的开解道:“吴同学,你是不是不胜酒力啊,不胜酒力你就说,这也没啥丢人的。再说了,咱们年轻人聚在一起,就是为了交朋友,喝酒也就是一种手段!”

说着,叶谦伸手去拿吴东文手中的酒杯:“来来来,我替你干了这杯!”

看着吴东文那副怂样,薛凝霜挑衅的小声嘀咕道:“连杯酒都不敢喝,真不是个男人!”

叶谦这话冠冕堂皇,听着好像若无其事,实际上却是狠狠在吴东文脸上扇了一耳光。吴东文是个要面子的人,哪里能坐视情敌替自己喝酒啊,再说了,薛凝霜还在一边看着呢。

白衣美女露肩纱裙甜美温暖人心写真图片

就见吴东文一把推开了叶谦的手,道:“胡说,谁说我不胜酒力的,不就是一杯白酒吗,老子喝给你看!玛德,别小瞧人!”

说着吴东文鼓起了身的勇气,仰头一股脑,咕咚咕咚的将一杯白酒一饮而尽。不过他的表情可不似叶谦和之前的苟浩源一般轻松,那模样简直可以用痛苦到了极点来形容。

看着吴东文强行逞强的模样,一边的薛凝霜差点笑岔气,这刚入口的饮料,没一下子喷出来。

而吴东文是一杯白酒下肚,立马就后悔了起来。酒量不成还要学人逞强,吴东文只感觉自己的肚子里面是一阵翻江倒海,想吐吐不出的感觉。

而叶谦则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连忙朗声笑道:“好好好,吴同学果然不愧是铁血真汉子!”

吴东文这个时候是完不关心叶谦在说什么,酒精一下子就上脑了,那种难受的感觉让他是这抓耳捞腮,模样看起来很是不好。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长相怪异的服务员从后厨走了出来,手中托着一个盘子直奔叶谦这一桌。

自打他一出现,叶谦就已经注意到了。虽然化了装,但叶谦还是能够一眼将他给认出来。毕竟这家伙和寻常人完不同,有武功的底子,走起路来脚下沉稳异常。

不过叶谦看到了却装作看不见,依旧是一脸笑意的在打趣吴东文。

“吴同学,我看你脸色好像有点不对啊,要不要喝口水休息一下啊!”

面对叶谦的挤兑,吴东文想要说什么,不过却因为实在是太难受了,一句话都没说出口,只是口中出了支支吾吾的声音。

这个时候那名服务员已经来到了叶谦桌前,两个大碗,十几根肉串很是熟练的摆放在了桌面上。

“先生,您点的菜齐了!”

说着,服务员转身就要离开,那模样到好像是逃跑一样。不过他转身的一刻,那抹阴鸷的笑容却深深的留在了叶谦的眼眸中。

叶谦冷哼了一声,道:“等等!”

那“服务员”浑身一震,好像很害怕的样子,但却又不得不回头。一脸陪着笑脸的看着叶谦:“先生,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面对着一击踹飞一个牛虎高手的叶谦,“服务员”显得很紧张,就生怕被认出来一样。

叶谦却笑了笑,指着桌面上的肉串道:“服务生,你好像搞错了,我只点了十串肉串,这里好像不止十串了吧?”

“服务员”脸色微微一变,心中骂道:奶奶的,失策,失策,我怎么就没瞧清楚这小子的菜单呢?

不过显然这家伙也是老江湖了,面对叶谦的质疑,他面不改色道:“哦,是这样的,因为先生在我们这边消费了一箱酒水,所以我们老板特地吩咐给您一些优惠。多出来的肉串是送的,您请慢用!”

叶谦玩味的笑了一声道:“哟,还有这等好事,那下次我一定多多光顾你们店。”

“谢谢先生,谢谢先生!”

说着话,服务员再次扭头,灰溜溜的逃开了。

一直到离了叶谦老远之后,服务员这才喘息了一口气道:“靠,好在老子江湖经验丰富,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一边说着,他一边扭头混迹在人群当中,就坐等着叶谦和薛凝霜两人中毒。

“嘿嘿,虽然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那两个小家伙,不过也只能算你们命苦,谁让你们今天和他们两个一起吃饭呢!”

不过观望了好久,那“服务员”始终没看到叶谦去动桌面上的食物,他是那个心急啊:“吃啊,怎么不吃呢?难道被现了!”

叶谦只是扫了一眼这多出来的肉串,却一动不动。

到是一边的薛凝霜根本没现什么异常,拿起一串肉串就要下口。

叶谦连忙道:“凝霜,女孩子家家的不要吃这些个高热量的食物,会长胖的!”

听叶谦这么一说,薛凝霜连忙放下了手中的肉串。毕竟女孩子嘛都是爱美的,谁都不希望自己会长胖。哦了一声之后,薛凝霜再次抬头望着似笑非笑的叶谦。

此刻的叶谦正在不停的给薛凝霜打眼色,薛凝霜一开始还没注意,不过很快薛凝霜眼神就变了,变得恐惧起来,扫了一眼桌上的食物,一脸细思极恐的表情。

薛凝霜这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但却被叶谦摇手给拦住了。

不过就在两人眉目传情的时候,谁都没注意到一边的吴东文。吴东文是一杯酒下肚之后,整个肠胃好像翻江倒海一样的。如今见到这些诱人的肉串,毫不客气的就往嘴里面塞。

喝多的人总是喜欢胡乱吃些东西,毕竟这些肉食吃下去,那在一定程度上是能够起到缓解酒精的效果的。

“别吃!”当叶谦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吴东文已经是一口羊肉下肚了。

咀嚼着满口留香的肉味,吴东文很不高兴的瞥了叶谦一眼,嘴里嘟嘟囔囔道:“不过就是一根肉串而已,叶同学,你未免也太小气了!”

吴东文只是说了这么一句,紧接着问题就来了。

叶谦和薛凝霜就看到吴东文的脸色开始不对劲了起来,从喝酒之后的苍白变成了青紫,然后口中不断的吐着白沫。

“完了,这小子中招了!”叶谦无奈道:“这不该吃的东西可不能随便的乱吃啊!”

薛凝霜到底是医者,虽然她很不喜欢吴东文,但还是第一时间起身,一手抓住了吴东文的脉搏,另一手则的猛掐吴东文的人中。

不过这毒性太快了,快到薛凝霜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吴东文整个人不听使唤的抽搐着,然后轰隆一声巨响倒在了餐厅的走廊上。

这一声响惊动了很多人,大家纷纷回头,见一个少年人脸色青紫口吐白沫躺在地上,所有人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食物中毒。

“不好了,快看,快看,有人食物中毒了!”

“快叫老板,快叫老板来!”

一时间这小小的饭店内立马是热闹了起来,很多人表示恐惧,很多人也跟着害怕。

不过此间最为愤怒的应该是那个躲在黑暗中的野狐。

野狐死死的捏着拳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吴东文,眼珠子都快冒出火来了:“该死的东西,居然坏了老子的计划。玛德,今天真是见鬼了,老子算计得如此精密,为什么那个叶谦就是不中招呢,没道理啊!”

眼见计划失败,野狐是万万没想到吴东文给叶谦挡了一枪,如今吴东文中毒倒地,叶谦已然警觉了,恐怕那下毒的食物叶谦是再不会吃一口的了。

行动失败,野狐也没在饭店里面逗留,连忙的转身趁着人多逃了出去。

而这个时候的薛凝霜则一脸无奈的看着叶谦嘴里轻声嘀咕道:“肯定是那该死的岐黄门搞得鬼,叶谦,现在该怎么办,这毒,我,我解不了啊!”

叶谦呵呵一笑道:“虽然这个叫吴东文的家伙还挺讨厌的,不过也犯不着为了咱们丢了命。凝霜,你带银针了吗?”

薛凝霜点头道:“带了,这东西我从来不离身的!”说着薛凝霜从身上掏出了几支银针来。

叶谦点头道:“百会,神庭,风池各刺一针,可保他性命无碍,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医院去处理吧,咱们就别掺和了!”

“好!”薛凝霜照着叶谦的吩咐在吴东文的三大窍穴上各刺了一针。

本来围观的人群还有人准备出来阻止,认为叶谦这是胡闹台。不过薛凝霜手很快,不过几秒钟的时间,这银针探穴就完成了,而吴东文口中的白沫渐渐减少,脸色也开始好看了起来。不过就是一直都没清醒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熙熙囔囔的人群中,几个人涌动了出来。

“让一让,让一让!”

人群之中领头之人是一名身材福的中年人,操着一口不怎么流利的东方话,一看就不是临海本地人。

“我是这里的老板,这里生什么事情了?”

“生什么事情?你还好意思问,你看看,你看看,这都食物中毒了,我看你们就是一家黑心店!”周围围观的人群立马朝着老板攻击道。

老板眉宇一动,愤怒道:“污蔑,你这是赤果果的污蔑,我们北方风味饭点一向使用的是精选的牛羊肉,怎么可能造成食物中毒呢?”

说着老板一扫叶谦这台桌面,看着桌上满满摆放的空酒瓶,随手一指道:“你们这些人难道是眼睛瞎了吗,这一桌人喝了一箱子酒,这明明就是酒精中毒的表现。跟我店里面的食物毫无关系!”

趋利避害这是所有人都会有的心态,这位充满着异域风情的老板也不例外。这世界上绝对没有一个饭店老板会承认在自己的店里面生食物中毒这种恶件的。所以这件事情顺理成章的被推到了酒精中毒上。

围观者们经过老板这一提醒,然后再看着饭桌上的空酒瓶,似乎也感觉是这么回事,质疑的声音也开始小了起来。而那老板则一脸洋洋得意的表情。

对于这种没有结果的争论和疑惑,叶谦并不想搭理。能保住吴文东这么个素不相识的人一条命,叶谦感觉自己已经很有人道主义的精神了。

所以此刻的叶谦并不想在这是非之地逗留,朝着薛凝霜使了一个眼色道:“凝霜,电影要开场了,咱们走吧!”

薛凝霜虽然出于医者仁心还是有些担心吴东文,不过也并没有忤逆叶谦的意思,乖乖点头。

不过就在他两人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那略显富态的老板这下可不干了,心道:你们两个家伙也太不仗义了,丢下自己的同伴这么走了?玛德,难不成还得老子掏钱送这倒霉蛋去医院吗?

越想老板心中的心气越是不能平静,指着叶谦和薛凝霜呵斥道:“等等,你们还不能走,你们走了这烂摊子谁来收拾啊!他可是酒精中毒,你们陪着他喝酒都是有责任的,你们一个都不许走!”